Welcome to my blog

【MS】信塚

00.

致普力特。


01.

早安。

哈,別怪我用了這麼奇怪的開場白,他們突然說要做什麼信塚,每個人寫一封信然後燒掉什麼的,就算是我,也是有點不知所措的。

話說燒了之後真的可以到你手上嗎?沒什麼方法可以證明成效吧?那麼如果收到了,就知會我們一聲吧?

哈哈,你知道我是開玩笑的。什麼叫原來我還會開玩笑,幻影那傢伙四處偷看別人的信還找機會嘲笑,那麼悠哉的樣子,難道他已經寫好了嗎?

……其實真的要我認真寫,我也不知道該寫什麼才好。
你也知道我不記得你了,雖然在阿布雷克斯上見到你的時候感覺得出來我有很多話想要跟你說,但真的到可以說什麼的時候,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你那麼聰明,能夠知道我想要說的是什麼嗎?如果可以就好了,我總覺得那些應該是很重要的話,我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不用擔心,我沒有很難過,只是有點遺憾。
有時候我覺得我其實沒有忘記那些事情,只是暫時想不起來,不然我怎麼能這麼相信你、相信這些人,並且在每一次的戰鬥中,放心地把後背交給他們。

戰士是只讓朋友看到後背的啊!如果你在,我一定也會放心地把後背交給你吧?我曾經這麼做過嗎?

寫到這裡還真的有點不知所措了,哈哈,身為戰士還這麼迷茫可不行啊,不如讓我偷偷給你報個信吧。

我們現在在神木村深處的那間木屋裡,聽說我們在這裡待過很長一段時間?也難怪我有一種很熟悉很自在的感覺。這裡很好,沒有被破壞的痕跡,但也沒有除了家具以外的任何東西。你回來過這裡嗎?夜光說以前書架上都是你倆的書,現在卻空空如也,瑪希蒂絲說應該是你帶走了。

夜光和伊凡坐在餐桌那邊寫信,伊凡那小子寫得很認真,他一定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吧?隱月、瑪希蒂絲和我坐在沙發這裡,幻影站在窗邊,看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麼,明明還沒到晚上、天氣也很好。

你知道嗎?我覺得他一定寫好了,只是那傢伙老喜歡擺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差不多也該收尾了吧?好像寫了很多卻又好像沒講到多少自己的事,但我就是平常的狀態啊,一切都好,隨時可以準備戰鬥。

啊,忘了告訴你,明天我們就要出發了。相信我們,然後等我們回來吧。

希望你真的能夠收到信,那麼回來以後,我就能把戰鬥的過程寫給你看了。


亞嵐



02.

展信安。

其實我一直覺得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一定都在你的意料之內。所以我們寫下這些信,你或許也不會意外。

你會覺得我太誇張了嗎?但我覺得你就是這麼厲害的。尤其當我回過頭來發現,即便是在數百年後醒來的這個世界,我所踏出的每一步,好像都有你留下的痕跡。
就好像……好像你一直在身邊一樣。

我真的太誇張了對嗎?我想我只是太想你了,甚至於說不定連這個沒有你的世界都還不太習慣,才會處處看見你的痕跡。

你是不是在偷偷笑我?不准笑!被我發現你就死定了,不准笑!

……好吧,連我自己都笑了,就原諒你這一次。寫個信還這麼矯情連我自己都覺得彆扭了。

那不是玩笑話,我是真的覺得你一直都在的。或許也該怪你,每次要說服自己相信你真的已經不在的時候,你在某個地方留下的訊息又會出現,為我們指引方向,像以前一樣。
害我現在仍舊無法相信阿布雷克斯上的那一面會是最後一面。

沒事的,我已經不要緊了,只是藉著這個機會把這段時間一直想告訴你的話寫下來而已。一切的一切我都理解明白,我也不會因此停下腳步的。
不可以不相信我,我可是最了解你的啊!


很想告訴你世界上一切都好,也很希望在這個世界真的很好的情況下再寫信給你,所以當伊凡提出要做這個的時候,其實我還是有點抗拒的。但我們還沒走到那裡,我也不可能對你說違心的話(反正你也能看穿),而且我們明天就要出發了,如果情況變得更糟,或許今晚就要離開,那麼在這段只能窮緊張的時光裡如果找點事做,或許也不算太壞。

而現在,我其實很感謝伊凡提出了這個。

以前我很喜歡聽你說話,不是因為你講的內容多有趣(相反的,其實無聊的要死),而是因為你的聲音總能帶來一種安定感,聽著你的聲音、看著你的表情,浮躁的心情就能夠安靜下來。現在我知道,原來對著你講話也有這種效果,可能是因為寫著寫著就會不由自主想像起你會做什麼反應的緣故,那種專屬於你的安心感會冒出來,實在不能不高興。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伊凡明明跟你那麼不同,有時候卻又很像你?
其實沒那麼複雜,我就是覺得他那自說自話的個性和笑起來的樣子跟你很像罷了。
你又在笑了對不對,就是這個笑容,不信你照照鏡子。

不知不覺好像寫太多了,跟你說話總是太愉快到讓人忘記時間。剛剛有消息傳來,讓我們晚上動身,看來最後的平靜時光已經結束了。

希望一切結束之後,我能還給子民們一個美麗和平的櫻花處。
……到時候,希望能和你們一起回去。


瑪希蒂絲



03.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也寫了?嗯,我也很意外。
大概是我不想在決戰前夜還跟那顆軟蛋打得天翻地覆的緣故,反正你就當我一時興起吧,我也不會寫太長。

不知道你會想聽什麼,我也就想到什麼寫什麼。

這個世界還是一團糟,你知道的,壞人總是比好人活得久一點,所以我們這些世人認為的好人明天又要去打壞人了,祝我們幸運吧。

仔細想想,我跟黑魔法師直接打照面的次數簡直屈指可數,一直以來的目的也跟你們不一樣,結果居然和你們一起成為了所謂的「英雄」。你當初寫下那些故事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呢?我一直都不是那麼偉大的人。

後來我覺得你大概就是故意的吧。
用這些流傳下來的故事把我和他們圈在一起,以至於數百年後的現在,他們做什麼事好像都該算我一份,我不參加好像還是有損名聲的行為一樣。
還真是狡猾啊,普力特。

這筆帳等能夠揍你一頓的時候一定會跟你算的,如果到時候我還記得。不過我會盡量讓明天不成為那一天的。
總要給你點時間準備對吧。


今天天氣很好,有太陽但不會太熱,有風但不會太冷,對你來說大概是很適合野餐的日子。
這種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想喝你泡的茶。

不寫了,下次見。


幻影



04.

那本書放在魔法森林圖書館右上方第五層偏中間的架上,是很久以前伊凡自己找到的。他說他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才決定在最後這一刻提一提這件事。
其實我沒想那麼多,任誰都看的出來,那個已經變得成熟許多但還是有點稚嫩的少年在這種時候需要一點心靈寄託。
他大概只是想找個理由跟你說說話而已,而如果你能看到,那最好。

我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些夜晚,在這個長桌旁,幾個人坐在這裡的樣子。明明外頭已經沒有一點光,你卻不願意多點幾根蠟燭,只是任由唯一的光源在桌子中央搖晃,看起來隨時會熄滅。那樣的光線不適合查看資料,甚至不適合做任何事,或許只適合吹熄蠟燭然後闔眼休息。但是沒有人那麼做,就算在那些夜晚我們只有片刻交談甚至不發一語,都沒有人主動吹熄蠟燭除非你開口提醒。我也沒有,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知道自己不想。

直到很久以後遇到拉尼亞,我才明白數百年前我沒搞懂卻堅持著的是什麼。

那種事情我們已經很久沒做了,能好好待在一起的時間太少是原因,你不在也是原因。有些事是你在才做得到的,沒必要去要求伊凡配合誰。

而這就是屬於他的方式了。

伊凡和你最像的地方,就是那偶爾近乎可笑的天真。可是我忽然意識到,那份天真……或是某種我還沒找到詞彙去描述的東西,或許就是我直到最後都沒能超越你的原因之一。


明天要去見黑魔法師,並且擊敗他。像伊凡或像你一樣的人會向不知名的存在祈求一切順利,而我如今,偶爾也會想借用一下這種心情。

所以我們在今天立下第一個信塚,並希望這也會是最後一個。


夜光



05.

這是我第二次寫信給你。
以前沒想過會做這種事,所以從沒想過該寫些什麼。第一次的信你應該收不到了,那個時候不明白現狀,只是急著想告訴你我還活著,第二次的這時候,卻是真的不知道該寫些什麼了。

……阿布雷克斯上,謝謝你那樣對我說。
我想過很多遍,想了很多不一樣的狀況,想著如果你也不記得我,我該怎麼辦。我的生命不是來自於你,但生存的意義卻是,如果你是我存在意義……的一部份,那你的忘卻,對我而言會是什麼樣的衝擊。
但我忘了,你一直都是讓人出乎意料的人。

明明只是簡單幾句話,卻讓我明白自己也有那個能力面對你的忘卻而不感到悲傷。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那樣的心情,我不怎麼會說話,無法明白的告訴你,能夠遇到你這件事,我有多感謝。

別怪我矯情,我只是隱約明白,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數百年前的封印以我的存在為祭品,封印成功了,但如今我卻能坐在這裡寫信給你。我想過很多種理由,還是只有「超越者黑魔法師記得我」這個原因能說服自己。我告訴他們忘卻是詛咒,但製作封印的你一定明白不是的。
我身上的詛咒只有不存在卻還「活著」這件事情而已,我身上的詛咒就是黑魔法師的記憶。

而明天,我們要去討伐黑魔法師了。

……普力特,我相信他們,我相信明天的一切會成功。所以我……

我不害怕死亡,那些傷口和流血的感覺,其實不那麼疼,所以我一直以為我什麼都不害怕。
直到知道你死了,直到今天。
我終於知道自己害怕什麼。

普力特,我一直害怕你們忘記我。原來我一直這麼害怕。


……寫到這裡好像不能放棄重寫了,希望你來的及看到,卻又希望你別看到。
在狐狸村醒來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必須回來才行,不然看著這一切的你和他們該有多痛苦。後來知道狀況的我又想,還好你們忘記了,不然那些年與這些年,你和他們該有多難過。

所以沒事的,普力特,沒事了。我會回歸那樣的狀態而消失,而你們會忘記,我們彼此相忘,不難過、也不要害怕。

謝謝你用那樣的方式記住我那麼久,謝謝你讓我這樣存在過。
沒能和你說再見,真的很抱歉。


____



06.

一直希望能夠有機會跟你說說話,找了很久,才終於發現這個方法。真的有太多話想要告訴你了,也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想了很多很多,卻又覺得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很幼稚。

你也曾經迷惘過嗎?

從遇到米勒的那一天開始,我遇到過很多人。很多人中的很多人知道你,也有一些人認識你,我問過很多、探查過他們眼中的你,那些時候,你總是完美而堅強的、從容不迫的、不悲不喜的。他們眼中的你聽起來總不太像人,更多時候我覺得他們看著你像在看著某種神祇。

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你好厲害,我這麼弱小,為了追趕上你的身影,不努力不行啊。後來有過一段時間我覺得好累,明明我這麼弱小,為什麼選擇我替你前進。再後來,我遇到了你的夥伴們。

他們不常談你,談你的時候時間卻總是過的很快。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會生氣,在幻影和夜光因為不合而徹底搞砸任務的時候,但那份怒火又含蓄到他們直到談論的那天才從瑪希蒂絲口中知道你是生過氣的。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會難過,在夜光談到你親手埋葬未有機會成長的幼龍的時候,在隱月談起最後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也是有點驕傲的,在下棋贏過每一個人的時候,在計畫又一次完美達成目標的時候。

從他們口中我第一次知道太多事,太多不一樣的普力特。我有點困惑,困惑他們口中的你聽起來多麼像個人。但那些困惑來不及淹沒我,只因亞嵐似笑非笑的說了句,普力特本來就是人。

我一直都忘記了最根本的事情對不對?

你無法阻止旁人用什麼方式記住你,也無法阻止我如何看待你,所以我必須自己明白我與你終究是不同的個體,我無須成為你,米勒選擇我也並不是因為我該成為你。

我是不是也可以驕傲的說,米勒不需要普力特,他需要的是伊凡?
普力特,我好像看到你的笑容了。

說起來,他們有時候說我像你有時候又說我完全不像,場合混亂到我有點分不清楚,不過有一點他們都同意的,就是我笑起來的樣子跟你很像。
隱月說,是眼睛彎彎的、像新月的樣子。瑪希蒂絲點頭同意。

其實我稍微有點不好意思,你覺得呢?


雖然前面寫了那麼多,好像自己應該與你切割,但我還是……想追著你的背影向前。如果你是那麼好的人,那我一定沒有任何理由捨棄這個離我最遠卻又最近的榜樣。
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成為像你一樣厲害的人,但是因為看著你,我覺得自己一定能成為更好的人。

希望到時候,你也能誇誇我,滿足一下我小小的驕傲。


如果今晚之前你能看到這封信,希望明天的你,能夠給予我們一點助力。如果來不及也不要緊,你存在的那些記憶就是一種力量。

謝謝你,普力特。
我會凱旋而歸的。


伊凡


Fin.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