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MS|AlArk】兩則段子


(AlArk
(18+元素有


「你要到何時才能聽懂我說的話,亞克。」

在一片狼藉的廢墟裡,阿爾貝魯手一扯,就將對方甩到了地上。亞克的臉瞬間皺成一團,過重的力道讓他的傷口毫無防備的受到撞擊,他吃痛的閉眼咬牙,但很快的又睜開了眼睛。
對方的眼神還殘留著戰鬥的餘溫,裏頭滿是銳利的鋒芒,但他知道對方其實也受了幾乎同等的傷。

「我說過了,我會站在拼命生存下去之人的那一邊。」他看著阿爾貝魯,不用他人來提醒自己也知道,此刻的神情一定還是別人總是嗤之以鼻的那份固執。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看著阿爾貝魯皺著眉頭將身體壓了過來,扯住他的衣領,神情隱含怒氣。

「亞克,滾得遠遠的,不要再讓我重複更多次。」

亞克還是繼續看著對方,思緒在對望下卻忽然飄的遠了。他想起很久以前他們也曾這樣,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著彼此,眼神裡有滿滿的笑意,和對未來的無限希望。可如今,看著近在咫尺的、美麗而冷漠的雙眼,他想,他們眼裡或許只剩下那些殘破不堪的現實。可亞克還是笑了,很輕的、有些悲傷的,笑著輕輕地說了。
「阿爾貝魯。」

我總是悲哀的慶幸著,還好這腐敗不堪的世界裡,還有你。

一聲呼喚,換來的卻是阿爾貝魯終於忍無可忍的吻。

亞克閉上眼睛,任由對方侵入他的口腔裡肆虐。阿爾貝魯整個人都還殘留著肅殺之氣,但他並不介意。他看的到,或許也只有他看的到,他知道阿爾貝魯還是當初的那個他。他變了,變得冷血變得與他背道而馳,卻也從來沒有改變。
對方不一會兒就放開了他,扯著他衣襟的手頓了一下就鬆開,亞克卻沒有給他起身離開的機會。他伸出還正常的右手,換他扯住他黑色的軍服,頭一抬就吻了回去。

看,他們還是那樣默契,即便是以前從沒有想過也從未發生的事情,此情此景卻依舊自然的像是理所當然。亞克感覺到那雙長年戰鬥而帶著粗繭的手在扯開自己的衣服後幾乎撫過了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他難耐的喘了一聲,張口就咬住了阿爾貝魯的肩。但對方當然不會也不可能因為這樣而放過他,他緊緊地壓著他,在他的耳邊不斷的、低聲呼喊他的名字。
「亞克、亞克……」

他總是這麼壓抑,不知不覺就往自己身上壓了太多的東西。以前亞克總覺得他難懂,他總是有事情瞞著他,說著會救他感覺卻總是若即若離的令他感到遙遠。可是不要緊,不管他想把自己推得多遠,他都還有一雙腳能夠向他走去。不要緊,他會想辦法,用盡一切努力,即使最終還是會粉身碎骨,也會斬斷這悲劇的鎖鏈,斬斷他身上的這些枷鎖。

「我會……救你的。」他在激烈的喘息中斷斷續續的呢喃,阿爾貝魯沒有回答,只是動作更用力了些。
亞克攬住他的脖頸,聲音到最後只剩沙啞的哭腔。

「我會……遵守約定……」

在意識消失前的最後一秒,亞克感覺到阿爾貝魯緊緊的抱住了他,用力之大,像用盡了一輩子的力氣。



=-=-=-=-=-=-=-=-=-=-=-=-=-=-=-=-=-=-=-=-=-=-=-=


(AlArk
(有但好像不重要的花吐設定



「這是什麼?」
阿爾貝魯一句話都不想說,轉頭就走,但亞克當然不會這麼放過他。他一探身,用力地扯住阿爾貝魯的手。
阿爾貝魯使力嘗試掙脫了一下,但沒成功。
他沒有力氣。


「這是什麼!」亞克已經完全不想壓抑情緒,他扣住阿爾貝魯的手用力一扯,逼著對方踉蹌著回過身。阿爾貝魯被迫蒼白著一張臉和他對視,其實他能移開視線的,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樣,但此刻看著那雙盛滿情緒的眼,他突然不想這麼做。
亞克的手扣的真的很緊,緊到開始慢慢發顫,讓手臂有點痛。阿爾貝魯靜靜地看著這一切,沒有任何表情,就像此刻亞克所有翻湧的情緒都不是因為他。很久之後,他才嘆一口氣。
幾片帶血的花瓣從他口中落下。
「與你無關。」
「阿爾貝魯!」亞克激動到雙眼噙淚,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冷漠也好分歧也好,他都能面對,但他無法接受對方總是把自己看得那麼無關緊要。
他真的只是擔心他。
「怪病嗎?詛咒嗎?到底是什麼?有沒有接受治療、能不能治療?那邊到底在做什麼?還讓這樣的你工作!」

阿爾貝魯回完那句話後就沒有任何聲音,依然靜靜地看著亞克發飆。他頭有點暈了,視線卻沒飄移,還是繼續看著那雙異色的眼,沒有情緒的。
再急切的情緒,在這樣的注視下,還是會冷下來的。
亞克慢慢的安靜下來,手也慢慢的鬆了。他不再顫抖了,只是掌心虛虛的貼著對方的手臂,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你會死嗎?」他輕飄飄的問。
只要告訴我這個就好。
告訴我,你會不會永遠離我而去。

阿爾貝魯輕輕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忽然極輕的、笑了一下。
亞克的手從他的手臂上滑了下來。
阿爾貝魯沒有猶豫,移開視線轉身就走。他想,大概是極限了,一直自顧自的拉開距離也好,拿出全盤的冷淡去應對也好,都是極限了。
所以,亞克。
如果你這次還是追上來,我……

一雙環抱住腰的手打斷了他的思考。
他略一低頭,就能看見那已經不再是正常人類會擁有的左手,以及另一邊,還正常的手曲起的指尖。
他無聲嘆息,扣住亞克的右手用盡全部的力氣扯開。然後轉過身,在早已哭出來的人喊出他名字以前,捧起對方的臉,低頭吻了下去。

Comments 0